当前位置: 雷岭广庙新闻网 > 财经> 宝兰德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遭问询 发审委曾称“无特别优于竞争对府

宝兰德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遭问询 发审委曾称“无特别优于竞争对

发布时间:2019-10-26 13:52:21 人气:4987

(China.net.com.cn.com.cn)日前,科委股票上市委员会宣布,北京博兰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兰”)将于9月20日接受上海市委的审计。

公共信息显示,Boland是一家专注于企业级基础软件和智能运维产品研发的高科技企业,推广并提供专业运维技术服务,为客户核心信息系统提供一系列基础软件平台和技术解决方案,包括应用运维支持、分布式计算、网络通信、数据传输与交换、应用调度、监控和运维管理。

随着科创银行的上市,BALAND计划发行不超过1000万股,发行后不低于总股本的25.00%。计划筹资2.84281亿元,其中1.840294亿元用于软件开发项目。6070.4万元用于技术研究中心项目;营销服务平台建设项目使用3954.8万元。发起人是东兴证券。

从业绩来看,2016年至2018年,博兰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011.4万元、8666.82万元和1.223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59.34万元、3449.85万元和5095.3万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3659.34万元、3449.85万元和5144.75万元。

报告期内,博兰享受优惠增值税552.79万元、505.35万元、449.2万元和445.9万元,分别占当期税前利润的12.45%、12.97%、7.54%和24.19%。博兰在招股说明书中承认,如果公司因未来国家相关税收政策的变化或公司及其子公司条件的变化而无法享受上述税收优惠政策,公司未来的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

中国移动贡献了80%以上的收入

博兰的表现离不开中国移动的贡献。根据招股说明书,从2016年到2018年,宝兰的销售额是以中国移动及其各子公司为最终客户计算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542.8万元、7074.82万元和10348.03万元,分别占全年营业收入的94.15%、81.63%和84.56%。运营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移动。博兰表示,如果未来电信行业的宏观环境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或者如果中国移动在信息建设方面的投资大幅下降,将对其盈利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北京商报》今天援引资深投融资专家许肖珩的话说,主要客户依赖不是ipo的实质性障碍,而是一个重要的审计风险,因为它会直接影响企业的可持续盈利能力和独立性。中国证监会高度重视企业成长质量,并将重点关注大型客户依赖型企业。

中间件软件产业在中国的发展时间相对较短,国内市场仍然由国际知名的it厂商ibm和甲骨文主导。博兰指出,由于公司整体规模仍然相对较小,电信领域的客户主要集中在中国移动,而另外两家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电信领域的市场份额较小,存在客户高度集中的风险。

根据“惯例”,高客户集中度通常对应于高应收账款。2016-2018年各期末,巴郎应收账款分别为5486.5万元、5763.59万元和9922.71万元,分别占当期总资产的48.92%、41.28%和51.96%。其中,中国移动应收账款分别为4849.96万元、4452.18万元和7618.44万元,分别占当期应收账款的88.40%、77.25%和76.78%。

然而,除了高客户集中度之外,产品销售中还有季节性因素。该公司表示,由于电信行业采购习惯和预算管理的影响,客户通常会在第一季度制定年度采购计划,在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进行产品研究,邀请相关制造商参与投标和商务谈判,签订采购合同,而供应商产品的接受相对集中在第四季度。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每年第四季度的收入份额分别为41.21%、47.67%和46.94%。因此,公司一年内应收账款比例最大,占应收账款余额的70%以上。

销售模式是寄售还是分销?

博兰申请科技创新板上市改变了原有的销售模式。招股说明书显示,鲍兰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直销和分销。然而,在鲍兰申请在创业板上市时提交的声明中,其销售模式是直销和佣金分销。

关于销售模式的变化,监管部门也进行了调查,并要求博兰披露代理销售和分销之间的区别。

博兰回答说,申请招股说明书分销模式下的销售收入统计是前一份创业板招股说明书代理模式下的统计。保荐机构查阅了发行人此前的申请招股说明书,在报告期内查阅了发行人的业务合同,走访了发行人的客户和供应商,并约谈了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易存道和财务控制人张东晖。

经过验证,经销商的销售模式一直是分销和直销,而不是代理销售。

发行人采用的发行方式具有以下特点:1 .发行人和经销商之间的关系是买卖关系。发行人是卖方,供应商和经销商是买方;2.经销商向发行人购买产品和服务后,以自己的名义经营;3.经销商的商业行为完全独立于发行人,经销商以自己的名义向发行人购买产品和服务。4.经销商有权购买自发行人的产品和服务,并从其销售活动中获得经营利润。它们的经营和利润完全独立于发行人,不受发行人的影响和控制。5.经销商的经营成果应由自己承担,即如果经销商购买的产品或服务不能再销售,经销商还必须根据经销商与经销商之间的销售合同向经销商付款。

然而,一般商业模式中的代理销售模式具有以下特点:1 .供应商和代理商之间的关系是代理关系,而不是买卖关系。供应商是授予代理的一方,代理是接受代理的一方。2.代理商不拥有代理商销售的供应商的货物,从代理商的销售行为中获得的营业利润通常取决于供应商给予的佣金或佣金比例。3.如果代理人未能出售其销售的货物,其后果通常应由供应商承担。

综上所述,保荐机构认为发行人的分销模式与代理销售模式有很大不同。报告期内,发行人的分销模式为直销模式和分销模式。

市场份额不到1%

招股说明书显示,博兰的主要业务是基础软件中间件软件产品、云管理平台软件、应用性能管理软件等智能运维产品的研发和销售,并提供配套的专业技术服务。它是一家国内中间件软件企业。

《ipo日报》援引吉士世顺的统计数据称,2018年中国中间件市场的整体规模将达到65亿元,同比增长9.6%。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数字技术的普及,以及政府大数据、智能城市、企业云等行业热门数字项目的推进,中间件市场预计2019年将达到72.4亿元,同比增长11.4%。

然而,由于中国中间件软件产业发展周期相对较短,国内市场仍然由国际知名it厂商ibm和甲骨文主导。博兰还在招股说明书中坦言,虽然公司已经在电信行业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与国际知名制造商ibm和甲骨文相比,公司在品牌影响力、资本实力、技术研发实力、市场份额等方面存在一定差距。

金融联盟(Financial Union)也在其报告中指出,博兰在中间部分的市场份额不高。2016年至2018年,中国中间件软件行业收入分别为55.3亿元、59.3亿元和65亿元,公司中间件软件收入分别为3957.65万元、2785.83万元和4611.53万元,占2018年市场份额不到1%。

此前,当博兰在上一次ipo被拒绝时,发展与审查委员会(Development and Review Commission)也直接指出,与主要竞争对手相比,博兰在某项技术上并没有特别优于其竞争对手。

《首次公开募股日报》还指出,博兰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中有18项核心技术,比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中的22项核心技术少了4项,名字也与以前不同。

两个版本招股说明书的数据描述不一致。

2016年,博兰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申请创业板上市的声明。然而,由于资产规模小,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2017年5月被拒绝。从那以后,他进入了科学研究委员会,并被问及这份声明和前一份声明之间的“数据之战”。

此前报告草稿显示,博兰2016年营业收入约为8062.9万元,净利润为3755.81万元,扣除费用后净利润为3709.91万元。最新数据显示,博兰2016年营业收入为8011.4万元,扣除和扣除后的相应净利润分别为3659.34万元和3612.4万元。

博兰在对调查的回复中表示,由于本申报文件中公司收入确认政策的调整,2016年相关财务数据与之前的申报文件存在一定差异。

此外,对技术服务人员数量与技术服务业务收入水平和增长率之间匹配性的质疑也成为监管当局关注的焦点。

根据申请文件,报告期内,博兰提供的技术服务比例分别为31.69%、33.47%和42.87%。售前和售后技术服务人员分别为11人、13人和17人。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博兰充分合理地解释和披露公司技术服务的数量、人员结构和工作方法是否与公司技术服务的收入水平相匹配。

对此,博兰表示,由于技术服务涵盖的内容、技术服务收入的形成机制、技术服务的工作方法等因素,发行人的技术服务收入并不仅仅与人员数量直接对应,而是与发行人整体技术研发实力、研发人员数量、技术服务人员数量、早期市场发展等多种因素相关。在本报告所述期间,从事技术服务的人数变化与技术服务收入之间没有线性关系。

(责任编辑:刘小飞)